计算士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09-2-15
上次登录:
2014-11-22 18:46:44
邮件地址:
wlf850927@gmail.com
兴趣领域:
数学,物理,社会学,系统科学
  Eadem Mutata Resurgo!
计算士quine精华目录
1 
2012-11-07 12:50:08 

    序言据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们将看到如下怪异景象:1666年夏天午后的绛红色苹果从牛顿的金假发顶徐徐回升,重归大树母亲的温暖怀抱;1600年的寒冷冬夜里,眉头紧锁的开普勒负手离开满地的月光,退回书房坐到椅子上,心事重重地盯着壁炉里摇曳火光映出的笔记本上的数学公式;1585年的伽利略站在比萨的宏伟的天主教堂里握着脉搏一动不动,仰头估算天花板上摆动的灯的周期…据说,如果时光无法倒流,我们将看到如下庸常景象:1585年的伽利略依然站在比萨的宏伟的天主教堂里握着脉搏一动不动,仰头估算天花板上摆动的灯的周期;1600年的寒冷冬夜里,眉头紧锁的开普勒同学推开书桌上摊开的笔记本,走过火光摇曳的壁炉,在洒满月光的院子里踱步沉思;1666年夏天午后的绛红色苹果离开大树母亲的温暖怀抱,徐徐落向牛顿的金假发…对于微如尘埃的人类来说,变化构成了我们对时间认知的全部经验。在漫无穷尽的时间之流里,几乎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不随波飘散。我们对抗时间的道路只有两条:回忆与科学。或者在回忆里重温已逝的迷离旧梦,或者借助于科学沉思摆脱微缈的人类情感,从流动的表象世界里领悟伟大的时空不变性。今天我们要谈论的是第二条道路。本文以网络社区的增长为例,讨论如何寻找一个宏观现象随时间演化背后的不变性。第一节介绍网络社区的异速增长现象;第二节介绍三个可导致异速增长的模型,包括指数增长模型、幂律分布模型、和size-dependent分布模型。第三节从对称性出发比较三个模型的“领悟层次”...
阅读(5307) | 评论(5) | 收藏(1)
1 
2011-9-13 12:48:17 

  其实思考一下图灵机的工作原理,是很有意思的。在图灵机模型里,数据和程序是明显地区分开来的。控制读写头的是程序。这个程序是一个有限状态机或者一个规则表,而在纸带上的是数据。需要注意的是,规则表本身和数据,都可以表达为0/1串。与现代计算机相比,图灵机的"内存"就是纸带,而"微处理器"就是读写头。 
1. 比特流打破程序与数据的区别
 
对于现代机器来说程序和数据是没有区别的,都是一个0/1串,所以可以直接比较两者的体积大小。我们日常所见到的大部分数据都比制造它们的程序体积大。例如在python语言中:"for i>0, i<1001, i++, i = 1"这个程序生成一个包含了一千个1的数据。这个数据显然比制造它的程序体积大。其原因是数据里有很强的规律性(全是1),程序利用了这种规律性来描述/生产数据(在计算机世界里,描述即生产),因此及其简便。随着数据的规律性减少而趋近于随机噪音,数据和程序的体积差别也越来越小。我们可以考虑一个极端情况:假设有一个长度一千的真随机数列"1823706...301",因为它没有任何规律性,所以制造它的程序必须逐一描述它每个位置上的元素,即"i=range[1000];
i[1]=1, i[2]=8..., i[1000]=1"。这样写出来的程序,体积甚至比数列本身还要大。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数据往往对应着多个程序。例如"for i>0,
i<1001, i++, i = 1"我们也可以写成"f...
阅读(3860) | 评论(10) | 收藏(1)
1 
2011-8-15 9:54:32 
   本文描述了在Quine原理的指导下,如何基于客户端的javascript和服务器端的SQL来制造一个计算机病毒。说自指“没用”的言论可以休矣。
 最近俗务缠身,但仍然常常感到图灵、哥德尔和冯诺依曼的伟大呼唤,待我缓过神来,要好好攻一攻这里面的奥秘。
 
SQL_JavaScript Hybrid Worms As Two-stage Quines
...
SQL  quine 
阅读(3700) | 评论(0) | 收藏(0)
1 
2011-5-21 20:35:10 
   
几天前认真读了jake的《观察者5自指》后,最近几天一直在思考怎么在统计学,或者测度论中建构一个Quine这个问题。思考了好几天了,没有什么直接的结果,还是先把一些想法记下来,免得又忘了。
很有意思的,我之前最喜欢jake的流系列,量子概率就其次,因为在宏观界很难派上用武之地(退相干成经典概率?),最不喜欢的就是自指,觉得这就是一个逻辑游戏,和实证pattern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上恰逢我在复活节去悉尼的蓝山郊区参加基督教培灵会,也许是上帝的启示,呵呵),突然开始领悟了,尤其是写了《生命是什么?》,将生命归结于loop,归结于“与耗散法则的搏斗”后,突然非常强烈地感觉到了自指的作用,于是把《观察者5自指》找出来又仔仔细细重看了一遍。
 1.寻找统计学中的Quine,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现在大家很经常把复杂系统和分形联系在一起,但这就面临一个迈不过去的槛,分形只能适用于一个具体的几何对象,却不能解释统计规律。比如说人类社交网络,构成一个2.3维的网络,这是什么意思呢?不知道。时间序列更是如此。大家都知道Hurst指数和分形维相关,但一个3.5维的股票价格时间序列,除了比2.5维的股票更不稳定外,还意味着什么呢?曼德布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斯坦利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分形的思想应该被追溯本源,并重新解释,一味地追求“多重分形”之类的东西,只会最后让真知灼见埋没在工程技术的细节里...
阅读(3996) | 评论(6) | 收藏(0)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