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8-1-21 12:38:18  生活学习科研  人情世故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以如果你来的话还有一张桌子可以暂借给你,那么你就是我们宿舍的第九个人了,就叫你小九吧”。贺老师就喜欢敢开玩笑的学生,于是接受了这个称呼,而且还真的去参观这个学生的宿舍了,从此,他就以展小九自称。

    就是这样,恐怕贺老师是北京交通大学唯一一位可以放下架子,和学生真正交流的教授了。所以他的周围总是汇聚了一大批学生,他的每次课程都是座无虚席,而且课后都会有一大批学生前呼后拥。同学们戏称他是“课堂上的老顽童”。
    也许你会怀疑,他这么一种疯疯癫癫、不成体统的样子,能教好学生吗?那么请看看他教过的那些学生的头衔吧(文中不便提及真实姓名):清华大学教授、Intel某高级主管、IBM公司工程师、某民营企业的老板、中科院博士后、清华的博士生……。粗略估算,这几十年,在贺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成才的科研技术人员怎么也不下100人。为此,贺老师和他的老伴闵老师曾用优美的笔锋写下了一篇教书育人科普性质的文章“漫谈学习科研与成才”。
    贺老师的科研正如他的教学一样,充满了奇招、怪招,对于经典的、成熟的领域,他从不去啃硬骨头,相反,他非常喜欢“追新潮”,甚至自己“推动潮流的前进”。他曾经作过一个生动的比喻,科研就好比一大堆疯狗去抢肉吃,一个新兴的学科就好比一块肥得流油的肉,科研人员就像疯狗一样会蜂拥而至。所以,贺老师自己经常遨游在别的“疯狗”尚不熟悉的“肥肉”那里。就这样,贺老师在北京大学读物理的时候就转向了那个时候很新的理论计算机学科,专攻离散数学、计算理论等。后来,在被文化大革命耽搁了10多年之后,又以“国内第一本模糊数学书作者”的身份跻身模糊数学这片尚未被国内学术界看好的领域。然而,当模糊数学刚刚热起来,大量其他科研人员疯狂扑入这个的时候,他已经跳到了更新的“可拓学”、“集对分析”等新兴学科。
    贺老师科研的另一大怪招就是广泛的综合集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和面”。由于他总是游离在学科和学科之间的边缘地带,所以他能够凌驾于具体学科之上进行全面的综合创新。80年代,贺老师首次将模糊数学、灰色数学、物元分析综合集成起来创建了FHW(模糊灰色物元空间)决策支持系统,帮政府解决了长江三峡的决策支持问题而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为此,他还有一段时间曾受到媒体追捧。后来,他的创造力再次在FGR系统(模糊灰色关联)、WAS(权重分析系统)、IAD(情报分析系统)等综合系统中体现。到了晚年,他提出来一个气势磅礴的统一集理论一股脑的从数学形式上统一了模糊集合、可拓集合、集对分析、Vague集合等非经典集合论,可谓是集大成之作。
    如果说那些明星级的院士、教授、专家是一派武林宗师,那么贺老师就好比是金庸笔下的剑出奇招、隐世修行的武林大侠。他总是能够想出奇奇怪怪的点子。甚至在他的晚年,当国家号召培养出中国的“诺贝尔奖”的时候,其他高校刚刚开始重视研究生人才培养了,而他又一次剑出奇锋,在北京交通大学培养出了一支年轻的“本科科研大军”,并在国内学术界崭露头角。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满脑子奇招怪招的展大侠在现实生活中却是那样的朴实、诚恳、和蔼。从他的脸上,你看不出任何奇侠、怪侠的样子,相反他平易近人,尤其是对普通的学生和社会地位低下的人。他本身的家境并不富裕,却多次为贫困生、下岗职工慷慨解囊。他同情弱者甚至弱小的动物,然而却从不对当权的大官溜须拍马。他宁可无私无畏的将自己的科研、教学、甚至是生命奉献给他的学生,他的学校,以及周围的陌生人,却从不在乎自己那多病的身体。十年前,我刚认识贺老师的时候,他已经得了“三高”,一直熬到了最后,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糖尿病、心衰等多重病患的摧残,而最终离开了我们。

    1月3日晚上10点,我跟小谢和小张跑到了阜外医院太平间,跟贺老师的遗体进行了最后的告别。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他的容颜了,依然是那样慈祥和亲切。这一幕将深深印到我们的心里。
    就是这样,贺老师走了。就在北京即将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就在中国的科学技术正在迅速崛起的时候,就在他的学生们即将大展宏图的时候。也许,我们只能用自己的努力来换取更大的成绩来回报我们的贺仲雄老师了,希望他的在天之灵能够看到他的学术、教育思想能够被发扬光大。

仅以此文献给我们敬爱的贺老师和他的老伴闵老师。
   

2008-1-6 0:12:52
   愿先人的形象永存于我们这些传承学术薪火之人内心。一同悼念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

2008-1-6 13:42:29
  


 

贺老师,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8-1-7 21:50:11
  

我的QQ:176999147签名改为沉痛悼念贺仲雄老师。

一个相对来说无人问津的计算机最冷门的一个分支学科的宗师领袖去世了。他的理论至少几十年后才可能被应用。马季这样的人死了举国震惊,这么伟大的教授死了,却只有很少很少人知道。

他创立的统一集论绝对是人类用数学解决哲学问题的很大的成就

 

集智QQ群:18039084

2008-1-10 21:53:56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

2008-1-10 22:01:50
  

很幸福,一生中能遇到这样的老师。很多物理系有名的老教授都像老顽童一样,保持着孩童的单纯和好奇。

在网上查了一下,贺仲雄教授在网上的资料少的可怜,连他的出生年月都没有,是不是可以上wikipedia给他写一个介绍呢?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

2008-1-11 7:07:12
   在国内wikipedia是受限制的,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写wiki的地儿?


>fungusface在回复: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很幸福,一生中能遇到这样的老师。很多物理系有名的老教授都像老顽童一样,保持着孩童的单纯和好奇。

在网上查了一下,贺仲雄教授在网上的资料少的可怜,连他的出生年月都没有,是不是可以上wikipedia给他写一个介绍呢?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

2008-1-11 23:13:49
   我的恩师啊!您走好!一路走好!没想到走的这么突然……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

2008-2-2 19:43:15
   沉痛哀悼ING


>jake在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2008年1月3日清晨,阳光洒满大地,北京城又迎来了紧张、繁忙的一天,然而一位老者却悄悄地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那样平静,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师长:贺仲雄教授。
    “不许叫我贺教授,叫我展小九!”,贺老师如果听到我这样称呼他一定会
这样说。这就是他,宁愿自称小孩和学生打成一片,也不愿以教授的身份自居而高高在上。
    “咱们来排排队,所有男生个子比我高的都是我的表哥,个子矮的人都是我的表弟。女生比我爱人个子高的是表姐,个子矮的是表妹”,在课堂上,他经常会这样说。别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有很多学生都跟他称兄道弟。
    展小九这个名字也颇有来历,据说一个大一的学生给他打电话,邀请贺老师
参观他们学生宿舍:“我们宿舍现在已经住满了8个人了,所......

2008-3-16 13:56:59
  

应该可以用代理服务器突破 WIKI 的限制..或者用破解软件试试

2008-4-4 6:45:49
  
好消息,wikipedia刚刚解封!

>jake在回复: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在国内wikipedia是受限制的,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写wiki的地儿?


>fungusface在回复:悼念敬爱的贺仲雄老师中写道:
......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