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mery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03-6-11
上次登录:
  meomery的头脑风暴
1
2003-11-19 15:00:27  边缘与交叉 
我知道这个题目很大,不是自己浅薄的学识可以完整阐述的高度,我的观点可能也会比较狭隘和偏激,但是依然想在这里提出这个话题和大家讨论,因为实在是希望大家能给这个问题一些关注和思考。 传媒产业已经成为美国目前最大的产业,大量的影视、书报等文化产品带着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涌向世界各地,成为继飞机出口之外出口额最大的商品。我是做航空器材补充的,知道这一行当有多大的利润空间和垄断优势(由于波音霸占了龙头地位,所有器件都要去它指定的厂商购买,否则难以保证安全性和匹配性,我们只有老老实实地被它牵着鼻子走,拱手送去大量外汇,而有可能只一个阀门就要几万美金!)但是传媒这样一个根植文化的产业是我们自己的,至少目前,中国市场这块最大的蛋糕还没有被瓜分掉,本土的主流媒体占了大多数优势。但是,从“星空传媒”携带着channel[V]等节目入侵南方电视网之后,中国传媒界开始意识到危机了:跨国传媒巨头正对我们的市场虎视耽耽!而综观国内的传媒市场,我们还没有完全放开思维:诚然,在大城市里已经开始出现把传播当产业来经营的集团、公司,但在更多的内陆中小城市,“传媒”的概念甚至都不清晰——那里只有新闻机构(地方报社、广播电台和电视台),还停留在“党的喉舌”的初级阶段!既然共产主义的美好幻想已经被推向无限遥远的将来,我们必须意识到大众的素质还远远达不到当初社会主义新闻事业假定的理想水平。说白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民并不比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更加高尚,他们一样对于枯燥的政党理论兴味乏乏,一样追求靓衣美食和各种奢侈品,一样爱看娱乐节目、热衷小道消息、明星轶事和性丑闻。他们一样有人性的各种丑陋嗜好,并非所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钢铁意志之躯。可惜我们的新闻机构对此视而不见,国营媒体依然成日大唱观众寥寥的政治颂歌,另一方面,一些地下文化领域的庸俗传播大肆流行,包括曾经的“黄毒泛滥”、港台垃圾文化的炒作以及火车上充斥的血腥、暴力、艳情的无证小报,我们面对的是怎样一个传媒现状?面对这样的现状,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担心中国的传媒市场会受到跨国集团的侵吞?而面临着失去这一领地的威胁,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没有自己的传媒王国,谈任何理论都只是空想,是没有土壤的空中楼阁。不先铺开一片可以作画的白纸,怎么画我们的传播蓝图?我指的包括政治宣传、包括民族文化、包括科普教育——你指望以商业赢利为目的的传媒集团为你进行系统的开启民智的教育?当然,我们可以另外发展自己的全民教育多媒体网络,但问题就在于,你能抢得到受众市场吗? 也许因为工科出身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工作让我面对更多现实问题的原因,在我看来,如果一种理论缺乏可操作性与转化成实际生产力的潜质,那么它就是缺乏生命力的,至少在我看来,是没有研究价值的。我不是实用主义者,但我坚持要为理论寻求可实践性的出路。所以我的观点是,要发展中国的传播事业,最根本的一点是发展自己的传媒经济。第一,前文已经提及,没有自己的传媒市场就等于一无所有。传媒经济的产品不是别的,正是公众的注意力。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买报纸,有没有想过很多报纸的定价低得根本不足以收回成本,这是为什么?因为它的价值根本不在本身的价格上,而在于公众的注意力,有了这种影响力,就自然会有广告商来投资,所以商业化的报业集团出售的最终产品是公众的注意力,或者换句话说,是自己的影响力。回到主题,所以我说发展传媒经济就一定要去占领市场,把大众的眼球锁定,树立自己的品牌影响力——这其实是难上加难的任务。 第二条优先发展传媒经济的理由是,如果没有足够雄厚的经济基础作支持,所有的传播理念都是无法实现的空中楼阁。再举个例子,中国本土制作的科普片大家多少有幸看过几部,但是真正触动你的有几部?也许我们有一些很好的思想,但是缺乏先进的技术工具把它完整地演绎出来,以致于根本打动不了受众的兴趣。再想想国外的科普,discovery频道的节目既有深度又大受欢迎,如果没有良好的投资-收益-再投资运营环境,这个系列会发展得这么好吗?再看他们的科幻电影,从眼下正火热的《黑客帝国》到《终结者》、《X file》系列,无一不是既有票房又有启发的,而只有雄厚的资金基础、成熟的商业运作机制才能结出这样的果实:视觉上的满足度配合上宣传力度,投资方赢得了金钱,观众萌生了兴趣,前卫的小众化的思想得到了推广。没有进步的传媒经济作支持,这一切可能吗? 第三,其实说到底,传播从诞生起就是一个产业。我国曾经把新闻纳入事业单位机制,结果造成的结果是体制僵化,不得不改革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传播是一种信息传受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与整个社会大环境息息相关的。在目前这个信息时代,信息就是一种资源,而且是一种极其重要的、可以转化为生产力的稀缺资源。如何达到稀缺资源的合理配置,则是经济学的范畴了。在世界经济文化日趋一体化的当今世界,把传播作为经济和文化的结合点来发展有更为重要的意义。这一点,大家平时也可以看到很多相关文章,我就不赘述了。 总之一句话,我的态度,发展传播,优先发展传媒经济。就像当初邓小平提出把经济建设作为当前国家建设的第一要务一样,经济基础打牢了,才有推动科技发展所需要的资本,才有发展其他一切上层建筑的完善。传播的蓝图要变成现实,我们必须踏踏实实地发展传媒经济。
2003-11-19 21:17:45
   我有几个想法。我觉得随着全球一体化这种进程的逐渐加快,未来的主角越来越体现在文化上。这种文化指的是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等等。 看看最近的美伊战争,当然美国的霸权主义是直接战争的原因,但我觉得背后更深刻的是西方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冲突。全球化已经逐渐成为趋势,因此商业和经济的自由化必然导致文化也要全球化,而如果两种文化发生正面冲突,则必然发生战争。 再考虑日本的动画片、香港的娱乐片、美国的科幻片,每种东西其实都代表一种文化,这三种东西目前在中国及其有市场,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赚足了中国人的钱。 现在考虑文化这个东西不能仅仅把它看成是经济链中的某一环,而应该看成是一个整体的行业来搞。比如黑客帝国虽然是电影,但是我们能够在其上开发游戏、服装等等,他已经不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文化。 微软为什么再做软件的同时还要搞培训?这就是他们要在软件这个领域做出一种微软文化来,搞培训赚钱的同时,培养了一大批微软软件的使用者,这批使用者将来更是会乖乖的把钱塞进微软的钱包里面。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有必要结合谜米的观点提出两个新词,meme war谜米战争,和meme economic米谜经济。我觉得这也许会是当前时代的主题。 无论是谜米经济还是谜米战争,都跟传媒大有关系,传媒构成了米谜的载体,我当然赞成大力发展传媒经济,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做出好的谜米来。好的谜米来源无非要有好的头脑有好的眼光。上次一位高人跟我说,做电视节目现在不缺经费、不缺技术,缺的是好的头脑好的思想。因此在集约式增长这个主题下,我们应该在现有的资源下尽量开发出好的谜米来。 其实开发好的谜米也不难,关键是看人们有没有这种意识。站在迷米经济的角度去看你的东西。比如说大陆有好的原创音乐,如果你仅仅把音乐看成是音乐而不是迷米,那自然你的投入就很有限,产品的增值也很有限。如果在抓住一两个很有自己特色又是先进文化的东西大力发展相关的产品,这就能做出好的品牌。再说国内的科学普及,现在停留在大众脑子中的印象还是把科学看成就是科学,就是实验室里面的一批人自己搞的东西,而不把它看成是有增值效益的文化谜米,我们自然会投入不够,开发不出好的产品。 当然说到开发谜米就必然要涉及到人的因素。之所以缺乏好的思想,是因为缺乏人才。关键是在传媒界有太多的庸才,很少有人真正认识到自己行业的优势所在。大陆有一批有思想的人搞前卫音乐、独立电影,但是他们仅仅停留在模仿西方的后现代艺术创作上。而更多的人仅仅把眼光停留在眼前,他们没有意识到,传媒是可以诱导群众的品味和欣赏水平,而这种诱导有会变成下一期的潜在巨大的经济效益。就看看现在电视剧里播不完的公主、阿哥什么的就可见他们的意识何等落后。然后,看看我们的电视智力竞赛,一水的知识问答性的节目,分明引导大众的脑子成为硬盘。我们的科普节目呢?总是走在时代的后面,让那些不懂科学的人来选题,自然选择一些相对滞后的话题了。 我觉得最好是能让身在传媒界的那批人看到这些。 感慨颇多~~~ >meomery(潇潇):我知道这个题目很大,不是自己浅薄的学识可以完整阐述的高度,我的观点可能也会比较狭隘和偏激,但是依然想在这里提出这个话题和大家讨论,因为实在是希望大家能给这个问题一些关注和思考。 >meomery(潇潇):传媒产业已经成为美国...
2003-11-22 13:06:38
   关于文化冲突的观点很赞同。 关于这个文化迷米的观点就有点不明白了。你说“比如说大陆有好的原创音乐,如果你仅仅把音乐看成是音乐而不是迷米,那自然你的投入就很有限,产品的增值也很有限。”那么什么叫做把音乐看作迷米呢?我觉得人的行为未必会只因为理论认识上的改变而导致实际的改变。就好比你让一个报人认识到他办的报纸不止是一种商品,也是一种文化载体,他可能也认识到这一点,但这个认识会让他在实际操作中产生什么不同吗?他会因为这是一种崇高的、肩负历史使命的任务而放弃本性中对于经济利益的追求吗?就算暂时可以,他有动力一直这么坚持下去吗?再退一步,就算有这样的伟大而富于献身精神的人存在,也只是个别人而已,整个行业的参与经营者不会这样下去的啊。 不好意思又性急了,刚才再看了一遍,我想你的意思是强调优秀创意的重要。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保留意见,因为我觉得对于一个行业整体的进步来说,仅仅考虑这些文化策略还是不够的。不然经济学也就不必再做什么产业分析研究了,呵呵。我的想法是,立足点还是应该在经济学的市场结构类型和产业结构分析上。这是一个框架上的东西,也是一切衍生发展的根基。包括跨媒体经营、产业集团化道路等大的经营方向是应该值得最先考虑和定位的。虽然这些东西的价值可能在长期效应中才能表现出来,但是,我觉得前提和基础的作用还是决定性的。 另外,突然想到我们以前讨论的那个关于中国传媒界娱乐化倾向的问题。为什么主流媒体对那些庸俗文化的宣传大力支持,而一些很优秀的国内艺术作品却得不到支持和发展呢?前段时间看到一些相应的观点,分析目前国内泛滥的娱乐化新闻为什么能得到政府和舆论的双重支持,觉得很有意思,拿出来分享一下: 1, 可以缓解民众的政治热情,消解民众对政策的不满情绪。 2, 可以提高媒体的经营活力,从而减轻政府的经济负担。 3, 关于社会舆论,中国传统的道德理论就在一个怪圈里打转,先用崇高的理论超越现实,给人成圣成贤的许诺,等到这般严格的伦理控制松弛下来的时候,道德理想破灭,人们又回归世俗,把道德理想贬低得一文不值,再然后,又有人提倡伦理纲常的重要性……所以,有关学者认为,现在的社会就到了道德体系崩溃的边缘,娱乐化是人们麻醉自己的方式之一。 >jake(sage):我有几个想法。我觉得随着全球一体化这种进程的逐渐加快,未来的主角越来越体现在文化上。这种文化指的是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等等。 >jake(sage):看看最近的美伊战争,当然美国的霸权主义是直接战争的原因,但我觉得背后更深刻...
2003-11-23 17:52:24
   我觉得你说的很正确,而且我们讨论的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重点。你说的是硬件建设,我说的是软件。硬件和软件的整体才能构成有用的计算机系统。而且我同意你说的现在我们更应该注意传媒经济这个硬件的建设,这更加适合中国的国情。而我想想我说的其实有一些文不对题了,有些偷换概念。我说的meme 战争、经济的概念其实不太适用中国这个实际的国情,也可能是一个比较适应全球化的。就象是前两年提到的信息经济、网络经济一样,是一个可以炒作的概念(我要是够牛,我也后就去炒概念,发现这里面有暴利啊,但我水平太有限了)。而且这些观点是我最近接触到的一些问题直接刺激大脑形成的一种想法,不见得适合你上面提到的论题。 其次,我当时说强调软件也不是完全没有针对性的,主要你说要大力发展传媒经济,我就在想,实际上我们国家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应该大力发展,农业能不发展么?工业呢?信息业呢?科技呢?都要发展,都要钱,凭什么就会给传媒这一块拨那么多钱呢?所以,我觉得大家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个是争取基础设施硬件的建设,同时还应该发扬集约式经济增长,也就是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大力发展软件!软件就是一种系统组分之间的关系的微妙变化吗。学过运筹学的都知道,其实通过组合不同种资源是能够让系统产生大得多的产出的。但是软件要依靠的是文化和技术,而这又依靠高素质的人才,于是有人又埋怨说你不大力花钱怎么能培养高素质人才?但我想正如我们在这里探讨问题一样,正如这个网站的建设一样,不需要政府的投入就会有大量的志愿者加入进来,我想我们也只能依靠志愿者的力量推广一种更加理念的东西。我希望这是我们的讨论的最终的实际意义。你说政府官员有几个人能看到这个贴子?恐怕0个吧,但我们在这里把问题提出来了,我们讨论的人和看讨论的人看到了,就有可能有部分人接受了这些观点或者部分观点,这就好了,这样的理念就可以通过网络传播出去。我想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说到这样的理念的传播,我才觉得我说的那些关于meme的东西才有了一些实际的意义,也就是说我们把它当作一种“新理念”(如果大家都不用西红柿、白菜砸我的话)确立传播开去。当然正如你说的,这些理念有什么意义么?大众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进行决策、生活。但我觉得你也不能完全说一个理念的力量太微弱。不要忘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多样化的社会环境,大家都接触了同样的新东西,但是由于人的多样性,大家产生的输出可是不一样的,也许10000个人有同样的输出,但是有那么一个人输出不一样就可以了,有可能他就是在这种新理念的激发下产生了超越时代的行为。 呵呵,也许我的看法比较幼稚,大家看看多批评批评吧。我觉得你对中国传媒的解释很好啊,尤其让我明白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没有多样化的节目,挺有道理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某些人的小圈子里,还是需要有足够的多样性和创新性的节目引入的,否则国家谈创新谈素质教育从何而起呢? >meomery(潇潇):关于文化冲突的观点很赞同。 >meomery(潇潇):关于这个文化迷米的观点就有点不明白了。你说“比如说大陆有好的原创音乐,如果你仅仅把音乐看成是音乐而不是迷米,那自然你的投入就很有限,产品的增值也很有限。”那么什么叫做把音...
2003-11-24 0:40:51
   哎呀,大家随便讨论讨论嘛,您可别用“偷换概念”这么严重的词,让我顿生惭愧之感啊。其实我也只是随兴而至说了一些想法,没什么严谨的逻辑性的~ 不过,还是有几个地方要和您辩论。首先,你由我说的发展传媒经济就推导出意味着政府要拨款的含义,我想在这一点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说老实话,我倒没有想过依靠我们的政府从广大人民群众千辛万苦努力创造的财政税收中拨出这么一项巨大的开支来投资传媒经济。我希望政府做的只是放开政策,不要束缚住国内投资集团的手脚,或者采取相应的优惠政策来鼓励传媒集团的发展,做一些宏观调控和立法保障就足够了。至于筹资运作的问题,交给市场好了。事实上,现在真正有活力、有赢利的传媒机构很多就不是政府投资的。我也相信将来市场上大部分的传媒集团都不会是政府投资的。 但是说到这里,又不得不承认一点,我国的基本国策决定了一些让人泄气的事实。至少在目前,中国的传媒业还没有推行产权改革,仍然是国有制占统治地位。而且,不记得以前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说国家对于新闻机构这一“党的喉舌”是不可能完全放开的,这是关系到社会主义能否得以坚持的大事。想想也不无道理,要是全盘西化、通通私有制了,谁有兴趣来为你宣传社会主义理论?那时追求利益是唯一的终极价值,中央一直担心的“和平演变”说不定很快就成为现实了。看来国家对新闻的限制是一定会客观存在的。不过,我也相信这限制会很快减低。我们已经加入WTO了,最多15年后,对传媒经营体制是否要进行改革的问题就不是由我们的政府控制得了的。没有生命力的就一定会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所以眼下的“入世”被认为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第二,你认为我们探讨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于希望有志愿者把这些“理念”推广出去。呵呵,我相信网络传播的影响,但老实说我不寄多大希望于志愿者的力量。当然影响可能是存在的,但是很大可能是微乎其微的。网上专业的讨论也很多啊,可是效果却不是想象的那么好。奢谈一下,我想如果大家讨论的最终(也许只是引发一些思考,结论要若干时间以后才出现)能够得出一些把“理念”转化为实际利益的途径,那应该是更有意义的所在。推广理念也许不那么容易,但让别人认可一个有实证推导、有利润可图的方案应该不是太难。所以我想,也许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如何由这个理念推出一些可行方案。当然,这显然是很难的,我在这里说这些大话不免有空谈之嫌。不过,还是想说明的是,我觉得那是一个值得努力的方向。 第三,我相信“理念”的传播是有价值的(如果大家有西红柿和白菜的话也请不要砸我,就请想想非洲大陆那些饥饿中的孩子吧~),但也许真的很有限。大概是我这个人已经被现实打击得有些悲观了,不太敢充满希望地去相信一个理念有多大的号召力。人们的确每天都在接触新鲜的东西,也许有人会对这些感兴趣,但是更大可能是只是一时兴趣,过去了就忘了。这倒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们传统,我想是因为不相关。比如市场经济这种“理念”大家接受得就很快,运用也很深入,而“三个代表”等“理念”,虽然从理论上来说意义伟大无比,但是除了人民日报评论员(那是偶一直深深敬畏的职业)和我们这些无奈的考研族来说,还有谁会去琢磨、研究它呢?所以还是回到那个话题上去,没有经济利益的驱使,要鼓动人们对某一抽象事物的兴趣,是很难的。 写到这里,发现我是个太现实的人。其实不是没有梦想,相反,我的心里有一些非常纯粹的梦想。正是因为太热爱自己的梦想,又深知要实现这样的梦想就一定要把脚步牢牢踏在地上,所以追随梦想的愿望有多大,扎进现实的决心就有多大。 >jake(sage):我觉得你说的很正确,而且我们讨论的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重点。你说的是硬件建设,我说的是软件。硬件和软件的整体才能构成有用的计算机系统。而且我同意你说的现在我们更应该注意传媒经济这个硬件的建设,这更加适合...
2003-11-24 11:38:52
   哦,我似乎开始逐渐理解你的意思了,实际上我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希望我们的传媒能够做点什么行动,改变点什么。而你强调的是用经济的手段去完成这样的目的,我强调的是另一个方面,就是什么什么meme,文化之类的。但估计目的应该相同。 下面切入正题,首先,针对政府如何改革我不想争论,他们自有他们的一套方法,也有他们的难处,跟我们比较远。 我觉得探讨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方法来还是很有实际意义的。因为我本人又不是搞传播的,接触的那么少,怎么可能提出很具体的如何利用市场机制去怎么搞传媒经济之类的呢?所以我就是从宏观说了说我的想法,也就是强调了理念这个东西。不得不承认理念的作用和意义,但又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这种宏观的东西是一种掩饰说不清楚的托词。反正我就比较说不清楚究竟什么是理念,他是如何改变人们的思维方法的。 说道你提倡的搞传媒经济这块,我很赞同,开始确实误解了,其实你提倡的也是在方法上改革,也是软件上的。我现在就要问个问题了,假如政府放开了管制,你应该如何改革?怎么样去营建这样的市场机制?这是宏观的问题。微观的问题是,在一个传媒企业中,我们应该怎样抓住市场?又应该怎样营造市场?怎样把你要推广的东西文化和市场机制联系起来?我是很想知道这种途径的。有人说,做传播就是要抓住未来一两个月的热点,做一种略微超前的东西出来,但你如何把握这样的热点?受众是需求者这是肯定的,但如何才能引导受众?难道仅仅跟着受众的需求走么?我觉得在计算机这个行业,他们的发展经验就是一个厂商推动消费者的最好例子。你不用计算机你会对计算机有需求么?反正我那会刚接触计算机是没觉得那东西有什么用。但是,现在的状况是,计算机公司不仅仅让城市里几乎人人都有了计算机,而且还会逼着你更新换代,我希望在传媒这一块也能做成这样。传播什么样的理念是上层传播者决定的,让受众跟着你走。当然,我估计传媒和计算机行业还是很不一样的,所以,可能这种类比不是很恰当。 另外就是传播内容这一块怎么决定?我不觉得考虑这个问题有多脱离实际,跟上面说的一样,既是由消费者决定内容同时又是传播者决定内容。现在的问题是,可能在某个领域或者某个方面,消费者实际上比传播者还要前卫,传播者反而落后了。这样的话你如何让传播这去决定选择传播的内容?你还指望这些人营造选择机制?这就需要先改变这些人的理念,如何改变?问题又回来了,还是要把一些比较先进的理念先传播出去。这似乎是一个闭圈,虽然很难打破,但一旦打破闭圈,这样的机制还会自动按照你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其实如果找准时机,你提出了一种理念,让它传出去是一种一劳永逸的事情。这样的途径方法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研究的。比如科学技术好多是中国人发明的,非要先出口才能转内销,这是一个变态的问题,原因在于国内的科技界搞出来的虚的东西太多了,普通人根本搞不清真伪,于是出口相当于让外国人帮我们鉴别了。但是这就是一个思路,是一个好的方法。你说受众崇洋媚外吧,但有些东西纯搬国外的还就是不行。要不然国外的一些企业为什么要本土化呢。的确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我想的是应该让那些拥有先进meme的人了解这些方法和手段。现在的状况是,没有先进meme的人很会传播做势,拥有meme的反而羞于宣传!而有的人虽然懂得宣传,但是又找不到科学传播的途径!这是应该扭转的! 我甚至觉得这个网站应该给纯搞学术的人普及一下基本的传播知识和策略! >meomery(潇潇):哎呀,大家随便讨论讨论嘛,您可别用“偷换概念”这么严重的词,让我顿生惭愧之感啊。其实我也只是随兴而至说了一些想法,没什么严谨的逻辑性的~ >meomery(潇潇):不过,还是有几个地方要和您辩论。首先,你由我说的发展传媒经济...
2003-11-24 23:43:26
   两位在这里论的不亦乐乎啊~~ 我觉得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从发展传媒经济起步的概念被确定下来,接下来的大致构思应该是什么样的?首先从宏观层面上着手的,考虑所面临的宏观环境,优势劣势,发展的动力,前进的方向,市场的基础等等。再就是从微观角度上考虑,这样一个机构或是很大的一个王国,他以怎样的理念来树立支撑自己的文化,他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引导受众? >meomery(潇潇):我知道这个题目很大,不是自己浅薄的学识可以完整阐述的高度,我的观点可能也会比较狭隘和偏激,但是依然想在这里提出这个话题和大家讨论,因为实在是希望大家能给这个问题一些关注和思考。 >meomery(潇潇):传媒产业已经成为美国...
2003-11-25 9:12:48
   这正是我想问的,的确是个难题。 >circling(木子):两位在这里论的不亦乐乎啊~~ >circling(木子):我觉得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从发展传媒经济起步的概念被确定下来,接下来的大致构思应该是什么样的?首先从宏观层面上着手的,考虑所面临的宏观环境,优势劣势,发展的动力,前进的方...
2003-11-26 16:13:59
   一过来就要感慨,各位同学的学习热情真高呀……哎呀,闲话少说,赶快热热身,继续讨论先~ 首先向jake同学接招。您的meme飞镖左一发右一发地放过来,看样子我再想逃也不行了,那就在这里胡言乱语几句,没什么理论根据的,大家不要见笑。因为对《迷米机器》一书至今尚未深入研读,对这个概念的理解可能不够深入,既然定义下的是文化传播的单位,那么我从传播学的实用角度上来考虑是否可以把它当作一种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的抽象表述?假定是这样解释,就有下面的话:我觉得,一个迷米能否被有效地传播,取决于三个因素。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因素,是这个迷米自身的生命力。在科学上来说,是看它是否符合正确的发展方向;从社会学是说,是看它否符合人性——很抱歉用到“人性”这个总是成为“理性”绊脚石的词,但我想大家也无法否认它的存在。前天看到一个网友对这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木子美事件”说了一句很逗的评语:“网站瘫痪就是因为这个啊?看来性压抑还是广泛存在滴。”回到主题上来,三级片泛滥、A片市场红火、色情网站屡禁不止,都从反面说明了一点:很多社会学迷米的传播潜力不是看它的对错,而在于它是否能满足受众的自发的心理需求。当然,我说的是传播潜力,并非现实,对那些危险的迷米,整个社会制度包括传媒机制也不是无所作为的。第二,我觉得与该迷米的经济背景有关。Jake是否还记得我们在DQ吃冰的时候,jeanne指着大屏幕上美国孩子正欢快大吃冰淇淋的画面问我们:“为什么中国的餐厅里要用美国人吃东西的广告?”当时我只好笑说:“大概他们认为,中国人看到美国人都在吃这些,就会想:那么OK,我们也尝试一下吧。”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也是屡见不鲜了。为什么我们的受众总是倾向于接受欧美(包括日韩)的流行风尚呢?我想那是因为经济背景的关系。大家都是向往更优越的经济基础下的生活的,所以去模仿那些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是某种必然。要不然,非洲的衣食习惯怎么就没多少人模仿呢?或者,这也可以归结到迷米自身的原因上去——因为与优化经济背景相联系的迷米更有生命力,更符合人类发展的优势方向。第三,和社会上层机构的有意识引导有关。比如文革中大家丧失理智的行为思考方式,再比如我国漫长的封建时期牢不可破的孔孟中庸之道。当然,说到底,这个效果是有限的,不能保证长期效应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我前面说到的,要看这个迷米自身有没有长久的生命力了。 接下来说说两位都发出的问题,不过事先声明一下,你们这个卷子出得太深,我既没这个理论水平也没什么实际经验,只能在这里做点抛砖引玉的事情了。 首先说宏观层面。这里插几句话,中午才和circling说到的,其实我是很期待看到入世对中国传媒业的冲击的,当然创痛也是不可避免的。其实不止是一个传媒产业,几乎所有的民族工业都面临着这样的冲击,这是显而易见的,而既然我们想到了这些,那些政府的高层领导肯定早就考虑过了,最后他们做出了明智的决定。不谈太远,只谈媒介这一块的影响。我提一点,让我们回顾一下中国报业的发展。从1815年传教士创办最早的中文报刊《察世俗每月统计传》开始,中国早期的报业几乎全被“洋人”垄断,宣传西方的宗教、文化等等,而那时国内的报业根本就是空白一片。但是后来,国人逐渐开始办报,再后来,国人的报刊占据了主要的市场。由于时代的不同,当时的历史环境和现在没有可比性,但我们还是能够从历史中吸取一些有益的经验。外报对我国报业发展的意义有三:一是普及新闻、报纸这样的概念,让国人开阔了眼界,知道这些事物的存在和它们的力量;二是培养了很多职业人才。早期办报的国人都是从洋人的报馆里走出来的,外报馆为他们提供了专业的训练;第三,留下很多先进的技术,促进了当时的印刷、印纸技术的改进。所以,面临跨国传媒集团的涌入,一是可以刺激我们整个传媒界思变求变(那时血的教训会让这变革的理论更贴切、更有效);二是可以帮助我们训练传媒从业人员的专业技能;三是可能为了自身利益,它们也会从客观上推动我们的宽带网络、多媒体等硬件建设。另外想说的是,对于跨国传媒集团可能占领市场这一点,我认为威胁是很大的,但是不是致命的。文化本身具有“不可认同”的对抗性,有时就像皮球一样,拍得越重,弹得越高。综观我们的历史,无论是武力侵略也好,还是所谓“资本主义思潮的腐化”也好,从整体上来说,中国的文化从来没有被外族文化吞没过。当然,突然打开所有文化壁垒、接触到西方大量的异族文化时,大家的情绪都会不稳定,受到一些冲击和动摇都是正常的,但是我相信当大家适应之后,会达到一种对更新后的本国文化的认同——平衡、刺激、紊乱、新的更高层次上的平衡,以动态的途径达到稳定。这大概也算是个正反馈的过程吧。`所以综上所述,我觉得入世后的宏观环境还是很光明的。 接着再从具体的角度来看宏观方面的趋势。从目前的状况和政府态度来看,中国将来的传媒产业应该会走集团化的道路。其实经过6年的实践积累,中国传媒集团的发展已经取得了明显绩效。而且至少在短期时间内来看,这个集团就是在目前现有的大型传播机构的基础上做大做强。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理智的立足点。比起筹资新建一个新的传媒集团来说,老牌的传媒集团(比如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大型报业集团、中央或省级广电集团等)更有实力。他们有经验丰富的信息采编团队、有广阔的既成发行渠道(这点在中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可利用的特点)、还有积累的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财富。那么再往下一步,具体说到如何经营这个集团,看到别人说的一些大的思路很有意思。我总结了一下,大体上大家的观点是:一是跨媒体传播的经营。这样可以扩大受众覆盖面、降低传播成本、综合利用媒介资源,也可以提高媒体的抗风险能力。第二个观点是走多元化经营的道路,经营多种产品、分担市场风险,行业内外都可以拓展。目前我国的传媒产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发行收入和广告,对比西方成功跨国集团来说,产业结构还很单一。 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啊。罗嗦了一堆都是宏观上的东西,而实际上对于具体的报业、广电产业、出版业、网络经济等等都还有很多细致的课题可以讨论。要不我先说到这里,大家慢慢深入?
2003-11-27 15:30:57
   看到你说的的确感觉很宏观呀,你关心的是传媒行业的发展模式,(这大概跟你现在看的书有关系吧)。不过我真正关心的是更具体一点的问题。一个在宏观上的问题,如何领导大众的meme消费?你提出了什么样的meme能有生命力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我最关心的是如何让一种meme从不太具有生命力变得有生命力?这样的东西屡见不鲜呀,本来麦当劳的东西在中国是没有市场的,但它冲破了我们的国门,让小孩子们都喜欢起了麦当劳,为什么?从文化meme的角度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注意,我这里提出的问题不是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问题,我觉得以前大家都意识到了企业经营这一块,但是现在我们需要转变的观点就是要从单纯的一个产品一个企业的经营提升到文化meme的角度来看。在比如黑客帝国吧,我觉得它就是在一夜间家喻户晓的。要知道,我看第一集的时候还没什么人知道这个片子,更谈不上宣传呢。但是从2开始就大张旗鼓。我当然知道这是媒体炒作的缘故了,但我更关心的是,是什么样的力量吸引了媒体的眼球?这就是正反馈中的相变过程了,也正是无尺度网络里面的传播给超级节点的过程。首先你要吸引住媒体的眼光,才可能吸引受众的眼光。这样的吸引媒体的眼光是如何做到的?当然也有的个例是先吸引受中的眼光在吸引媒体的眼光。你看雪村就是这样,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先在网络上传开,这时候媒体才关注它。为什么他就能吸引受众的眼球呢?它是好meme么?也许瞬间是,但这两年看它就不是了。比它更有影响力的meme如何吸引眼球? 微观的问题我也关心,如何办一个传媒企业?怎样定位市场?这些问题你能回答么? >meomery(潇潇):一过来就要感慨,各位同学的学习热情真高呀……哎呀,闲话少说,赶快热热身,继续讨论先~ >meomery(潇潇):首先向jake同学接招。您的meme飞镖左一发右一发地放过来,看样子我再想逃也不行了,那就在这里胡言乱语几句,没...
2003-12-5 16:22:33
   首先,关于你说到的这个“麦当劳文化”为什么能大行其道的原因,我觉得还是一个迷米自身的生命力问题啊。这里有个问题,你说本来这个东西在中国是没有市场的,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妥。就好比说一个交通闭塞的小镇上没有自行车市场一样,其实市场可能是有的,只不过目前表现的是潜在市场罢了。麦当劳在中国能风行起来,我想炒作只是部分因素,就从迷米生命力来说吧,不可否认麦当劳最初进入市场时是很爱儿童消费群的生意的,从儿童套餐配玩具的火暴销售就看得出,我知道的有很多孩子就是为了收集玩具去买那些套餐的,而且大多数的麦当劳店面里还有儿童乐园区域,这些都给传统意义上的餐厅带来了观念上的冲击。孩子的要求很简单,也最直接,“有的吃、有的玩”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满足了基本欲望,这样的迷米当然有市场。当然这是部分原因,还有一点,随着时代发展、生活节奏加速,快餐食品在中国已经具备了潜在市场(我指的是麦当劳刚打入中国市场的时候),而当时国内的餐饮行业还缺乏这样的前瞻意识,等到麦当劳大举入侵后只得眼睁睁地丢了这块原本属于自己的蛋糕。现在年轻人爱去麦当劳,就像爱去星巴克咖啡、快可立爆米花、珍珠奶茶一样,因为我们追求的就是快捷、方便、卫生,而以上这些形成品牌经营的企业无疑可以满足城市消费人群的需要。这样的迷米当然比讲究精工慢作的传统饮食更符合大多数人的需要,更符合社会发展的趋势,这样的迷米当然有生命力。我说得差不多了,可是觉得自己已经离题了~~~ 回来,回来。说到吸引传媒的眼光,其实就是能够引起两种人的兴趣,一是大众,二是广告商。传媒市场原本就是个二元市场,他们要考虑受众需要,是因为只有符合受众口味、赢得广泛注意的情况下他们才能赢得广告商的青睐。这样说真是赤裸裸的,但事实原本就是这样。再高尚的媒体,说到底是一个产业,为了生存,经济效益是必须要考虑的。以前我们推行的是完全意义上的国营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无偿宣传各种方针政策,讲求真实性、指导性、战斗性(是不是很寒~)、群众性和党性。现在有些性质已经不太谈了。因为事实证明良好的初衷未必导致理想的结果。改革之后必然把媒体推回其原本就应处的位置——市场中的一个产业。良好的经济效益、生产循环才是保证其健康发展的根本。《黑客帝国》是优秀的科幻作品,但媒体为什么这样热中于炒作它?我不认为西方的传媒记者思想境界就有多么高尚,都意识到要为科学普及任劳任怨、尽匹夫之责。我想,传媒炒它的原因第一是受众反响很好,他们喜欢这样的电影,当媒介报道相关的消息时他们愿意花钱、花时间、花精力去关注,这就意味着这个话题有新闻价值;第二,既然这个话题又受众市场,那么广告商当然愿意在与此相关的传媒节目上花钱做广告,而且可以由此开发出一系列附加商品……总之进入良性循环。有资本愿意投入,有受众市场需求,这样的东西当然值得传媒停留眼光。 关于微观的问题,比如何办一个传媒企业,我一个与传媒界不相干的普通职员在这里谈这个话题未免贻笑大方,今天时间也不够。不过说到如何定位市场,倒是亲眼看到一些事实,拿出来与大家聊聊。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的媒体越来越讲求一个“受众细分”的问题。何谓受众细分?分类的标准很多,拣几个有用的说说。根据受众对媒介的忠实程度来分,有稳定受众和不稳定受众;根据接触媒体的频率来分,有核心受众和边缘受众;根据接触媒体的确定性来分,还有现实受众和潜在受众;还有根据接触媒体的兴趣,分为一般受众和特殊受众。根据这些分类标准,我们对受众的研究可以上升到一个细化的角度。为什么要研究受众?很简单,因为现在的媒体走向市场化,必须首先考虑的就是受众的需要,这是企业的生命线。而现在传媒界最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受众细化。像中国的城市杂志为什么如此火暴?(《北京画报》、上海的《新民周刊》等),像现在的报纸为什么以地域性报纸为主打(如当地的晨报、晚报、周末报等),而全国范围的报纸(党报)却不那么景气?为什么中央电视台继9套分类的节目之后越来越细致地开辟新闻频道、少儿频道……大家有想过背后的原因吗?哎呀,要下班了。那么只有,且听下回分解了~~ >jake(sage):看到你说的的确感觉很宏观呀,你关心的是传媒行业的发展模式,(这大概跟你现在看的书有关系吧)。不过我真正关心的是更具体一点的问题。一个在宏观上的问题,如何领导大众的meme消费?你提出了什么样的meme...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