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mery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03-6-11
上次登录:
  meomery的头脑风暴
1
2003-9-23 12:22:39  边缘与交叉 
早晨看《南方周末》的时候就在想,如果说我们政府控制下严密的新闻网络构建了一个庞大的黑客帝国的话,那么它允许少数像《南方周末》这样喜欢搞点适度的披露、攻击、舆论监督之类的报纸存在,则相当于Architect允许Zion的存在一样,原因都是为了给少数反抗精神强烈的个体一个宣泄的出路。根本目的何在?用一种在可控范围内的“言论自由”的假象更好地维护统治的稳定。以前为什么很少有这样的报纸?因为那时我们的社会生产力还不够发达,或者说,我们的系统运作还没有达到必须出现Zion的高度。美国为什么有更多的“言论自由”?因为他们的社会已经升级到了Zion与Matrix共存的阶段。说到底,反思一下我们身处的环境,绝大多数都是在媒介和舆论构筑的虚拟环境中生存。这个环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Matrix无异。 那我们自由吗?当然,只要不触犯法律,我们拥有所有正常的权利。可是我们的思想真的自由吗?你每天靠什么去了解世界,接触社会?文明的发达让我们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我们看报纸、看电视、上网、听广播……我们周围有很多途径可以得知信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知道的这些信息,是不是都是真实的?即使是真实的,也都是背后无数的滤网层层过滤出来的,它们客观性的外衣下会暗示着相同的价值导向,而那些与之相悖的东西,早就在你还没有机会见到它之前就被封杀了。记得吗?Agent Smith的触角是无所不在的。 是因为我们的政府管得太死吗?我看这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资本主义政府提倡的民主、自由的外衣下,一样悄悄隐藏着对新闻、舆论的“翻云覆雨手”。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并不很了解,有很多人印象中的中国甚至还停留在大辫子当道的清朝,毕竟来过中国的人太少。而相对于媒介宣传形成的整体观念来说,他们的声音又太微弱。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整个西方媒体对我们并不抱非常友善的态度,他们提供给大众的信息自然打上了很深的主观倾向烙印。透过媒介现象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政府阴险的嘴脸。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阶级,只要还有统治与被统治存在,所谓的完全意义上思想自由就只能是一个梦想。因为真正的自由与被统治从来都是水火不容的。 我们该怎么办?继续“眼不见为净”的生活,还是寻求反抗?The one只能是电影里的神话,而我们也不可能等到所谓的“上帝”的拯救,人类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上打拼,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人类自己。如果我们不自救,你还等着谁来拯救你?可是现实不是电影,你想反抗,但是出路在哪里?没有所谓的莫斐斯来引导你。你单枪匹马的又能改变什么?可是,出路不只一条。佛教说什么“魔障由心生”,既然被牵制的只是你的思想,那么给自己一个向往自由的信念也不失为一种提醒和希望。不要过度依赖所谓的媒介,甚至也不要过度依赖你自己的经验。有人说过,存在,便思想着,思想,便自由着。
2003-9-23 14:24:38
   我也是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 我总觉得我就是这个社会的neo:)
2003-9-23 22:20:41
   正像电影里面说的,所谓的自由只是一种假象一样,我觉得我们生活的世界也只是一种假象。因为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没能力去做很多事情,去了解很多事情,我们智能借助媒体这个代理。我们接受他们告诉我们的知识和信息,尽管这些可能是假的可能是失真的。 >meomery(潇潇):早晨看《南方周末》的时候就在想,如果说我们政府控制下严密的新闻网络构建了一个庞大的黑客帝国的话,那么它允许少数像《南方周末》这样喜欢搞点适度的披露、攻击、舆论监督之类的报纸存在,则相当于Archite...
2003-9-23 23:11:23
   不可能的,自由。 >jake(sage):正像电影里面说的,所谓的自由只是一种假象一样,我觉得我们生活的世界也只是一种假象。因为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没能力去做很多事情,去了解很多事情,我们智能借助媒体这个代理。我们接受他们告诉我们的...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